po乖

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

子于长安 甚幸焉

荔枝✘菠萝
abo世界 有生子 不喜勿入勿喷
整篇以小包子为中心谈情说爱为重点 断案为测点
文笔不好 各位看官多多体谅 有问题告诉我我尽量改
@~顾与风荷~ 谢谢风荷给的名字 么么哒

  第一章
  这几日李郅被派去长安郊外办事,萨摩便回了凡舍住了几天,虽然依旧每天吃吃喝喝偷偷懒,但是四娘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萨摩这天就待在角落里,也没怎么动弹,四娘觉得再这样下去整个凡舍都是萨摩的怨念了,那还做什么生意呀。只好从厨房端了盆烧鸡放在萨摩面前 ,想不到萨摩眼睛只看了一眼烧鸡又皱着眉转了过去。
  “我说,你近几日是怎么了?闷闷不乐的,连最爱的烧鸡都不要了”四娘拿着烟斗敲了敲无精打采的萨摩,“疼,四娘。”萨摩一下子跳起来揉了揉脑袋,“我这脑袋这么金贵,敲坏了没办法破案就没办法给四娘你钱了!”
  “你现在都归李郅了,那还有钱给我呀。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整天无精打采的,吃东西也没什么胃口。”四娘看着萨摩脸色也不太好,正想着要不要拉着萨摩去趟医馆,就听到了萨摩小声地说,我有了。
  “什!么!”四娘一下子拍桌而起,声音大到让周围的人觉得都要地震了,狮吼功名不虚传啊!“你你你你有,有了!!!”
  “对啊,好像是的,不是四娘你怎么还口吃了。”萨摩捂着耳朵看着眼睛瞪大的四娘,深觉得等会四娘就要暴走了。
  “你,你给我说清楚。是不是李郅的?”四娘平息了心中的火,有坐下来扒了跟鸡腿吃,萨摩看着她吃咽了咽口水,也扒了根鸡腿吃,“是,是啊。我也是前几天人不舒服才发现的。”四娘看着萨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觉得自己幸幸苦苦养了好几年的萨摩一夜之间告诉自己他踹了个包子,不对不对,听萨摩这说的应该还没去看过大夫,我的天,万一这肚子里孩子有点不对那黑面神回来岂不是要....不行不行,赶紧去医馆!
  “不三不四,你们看店!我带萨摩去医馆!”四娘想着李郅那尊黑面神自己可惹不起,一把拉起萨摩就往外面走,“诶诶,四娘去医馆干什么?”“干什么?自然是去诊脉啦!知道有了也不去看大夫,万一有个好歹可怎么办?这几天可是不舒服才整天无精打采的?”四娘撇了眼萨摩,想着这人都是个孩子哪会照顾肚子里的包子啊!哎!
  “嗯,这几日没怎么睡好。不过应该没事吧?”萨摩摸了摸平坦小腹,近几日确实胃口不好也睡不安稳,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若不是四娘问起来,他恐怕还得自个想好几天呢!
  “怎么没事,你要记住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别这么粗心大意了!你当这前三个月很容易么?这前三月自是最危险的时候。算了,这事我也不太懂,还是去看了大夫再说吧!”四娘拉着萨摩来到比较近的苏家医馆,幸好没什么人,排着队也快。
  苏大夫把了脉,对四娘说,“这是你弟弟吧?看样子也就一个月左右,这几日令弟可是睡不好,吃东西也没什么胃口啊?”四娘忙点头“是啊是啊,我也是今日才知道的,他第一次怀因为太不懂事也没发觉。”
  苏大夫想了会,在纸上写了一技药方,对四娘说“这药是安胎养身的,抓了药回去每日一次,晚饭后喝,过了三月,再来这诊脉吧。有身孕的人还是少吃油腻的吧,但也不要太过于清淡,记得协调均匀。若无胃口,可以去买些酸梅果子开胃,有孕之人一般都喜欢。”
四娘接了药单刚想说什么,萨摩便抢过药方问“这药,苦么?”“这天下的药哪有不苦的,公子,良药苦口呀!这药也不是那么苦,哦,记住,这药里千万不能放糖,不然这药效就淡了。若真嫌苦,喝完药可吃些甜点压一压,不过少吃。”苏大夫说完指了指萨摩的肚子“男子有孕已是不易,这位公子还是小心些吧!”
  “谢谢苏大夫了。”四娘笑着对苏大夫倒了谢,转身一把抢过萨摩手中的药方“听见没有,以后烧鸡烧鹅每五日供应一次,抓药去!等李郅回来记得把这药费补上。”“不行!”萨摩抓住四娘的手,委屈的说“两日行么?”
  “最少四日,不然你就别吃了。”四娘笑着掰开萨摩的手,拍了拍他的脸“乖,没办法。”
  萨摩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是灰暗的,没有烧鸡的人生,要它有何用!〒_〒我的烧鸡啊~

评论(16)

热度(88)